Cristiansen

欢迎加入Cristiansen的后宫,群号码:329372343

JUST WANNA SEX🌞🌞🌞

沙李!
沙李!
沙李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
沙书记的腰很好使系列
赠送一个耿直的微笑🌞
召唤小伙伴@豆儿就是故夢啊 



摩天轮play(恶趣味emm)

【京州市有个比较出名的景观——“鸟瞰京州”城市全景摩天轮。无论是来旅游的游客还是当地人都喜欢来这儿,休息、娱乐、还能赏赏夜景,也挺令人心旷神怡的。周五晚上,李达康和沙瑞金把工作忙完以后就相约来到了这里,两人十指紧扣,怕是一个不留神身边的人就被谁抢了去似的。购了门票,就静静地排着队,李达康把头枕在沙瑞金肩膀上,淡淡的微笑浮现在脸庞,沙瑞金一偏头就看见爱人闭着眼睛,长而翘的睫毛颤动着。哦蝴蝶精!沙瑞金想到。不过呢说实话,这市委书记李达康的眼睫毛真是非常美的了】
沙瑞金(柔声道):达康,咱还没坐上摩天轮呢,你累了吗?
李达康(眼神清澈,映着沙瑞金的脸和他身后星星的城市印记):我没有呢,沙书记,我只是觉得我很幸福。我们......可以一直这样吗?你能陪我一辈子吗……
沙瑞金(揉了揉李达康的头发):当然,达康,毕竟你已经是我沙瑞金的了。
【队伍又开始前进,李达康挽着沙瑞金的手臂,走进了摩天轮的一间坐舱,本来一间坐舱要坐满6个人才换到下一间,但是毕竟沙瑞金和李达康还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工作人员微笑着直接让他们享受两人包房的待遇,两人走进坐舱,门关上了,开始缓缓上升,沙瑞金把李达康报抱到了腿上,手环在那人的腰上。窗外景色映入眼帘,李达康呆呆地看着】
沙瑞金(沉声):好看吗,达康?
李达康(转过头来笑):好看!
沙瑞金(沉默,凝视着窗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)
李达康(起身,面对着沙瑞金坐下,勾过沙瑞金的颈子,吻了上去,唇齿交融)
沙瑞金(放开李达康的唇,挑起那人的下巴):怎么,达康书记今天这么主动啊?
李达康(咬了咬下嘴唇):沙书记,我...想要你。
沙瑞金(感受到了那人的臀部蹭过自己某些不可描述的部位,坏心眼儿地向上顶了一下,那人嘤咛一声):哦?达康书记今天怎么那么骚啊?
李达康(闭上眼睛):沙书记...进来就是了...我爱你。
【京州的夜总是无暇的,没有星,没有月,就一片深蓝色的天空,笼罩在城市之上。呼吸,闭眼,沉寂......摩天轮徐徐转动着,载着旅客们的欢笑,盛着京州人对未来的期许,也掩盖着那醉人的呻吟......】




这一定不是我写的🙄️

Cris今日赠送妹子




来吧吸妹子
新鲜的妹子x3
好吃再来啊
🌞🌞🌞

JUST WANNA SEX🌞🌞

沙李!
沙李!
沙李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

嗯赠送一个耿直的微笑🌞
@无法自拔 

厨房play
李达康(扭头看见沙瑞金站在厨房门口,笑着,手还不忘在锅里搅拌):沙书记,起来啦?你在外面坐一会儿吧,粥快熬好了。
沙瑞金(走过来,双手自然地环在李达康腰上):达康,我不是说过吗,工作的时候才称职务,在家里就别叫我沙书记了,这样多不亲切嘛。
李达康(叹气,无奈):瑞金,你别闹了,等我把饭做好,不然等会儿怎么吃啊?
沙瑞金(朝锅里望了一眼,粥已经差不多了,于是一只手搂着李达康,另一只手伸长了关掉了火)
李达康:嘿你干什么呀?还要再煮一会儿呢,不然口感不会太好。
沙瑞金(把人翻了个面, 膝盖挤进李达康的两腿之间,把人压在了橱柜上):没关系的达康,饭前做做运动嘛,等会儿累了,饭口感再不好你也会吃很多的。
李达康:沙瑞金!你他妈要不要脸啊??!!你知不知道,你...唔嗯...
【捏过李达康的下巴,沙瑞金堵住了那张打个喷嚏都像是在怼人的嘴,手不老实地揉向李达康的胯下】
沙瑞金(放开这市委书记,看着那张被自己蹂躏得有些红肿的唇,满意极了):乖,达康。我得先喂饱你下面那张嘴啊……
【1个多小时以后,李达康捂着腰,甩了无数个白眼给站在他旁边的沙瑞金,抖着右手,把已经冷透了的粥再次加热】


落地窗play
【A Paris,un hôtel 】
李达康(趴在窗边,La tour Eiffel矗立在塞纳河南岸的战神广场,暖黄色的灯光包裹着这“铁娘子”,窗外行人渐少,来往车辆也是稀稀疏疏):沙书记,你看这晚上的巴黎夜景多好看呐……咱京州和这儿一比,可就有些逊色啦……不过,人家毕竟文化浓厚,现代元素也充满着各个角落,明天早上去看看卢浮宫吧,我盼望可久了。
沙瑞金(洗完澡,腰间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,从卫生间出来,走向李达康,站在他旁边,手贴在窗户上,眼睛却在李达康身上飘忽不定):哦达康,可是我觉得,还有比这个更好看的东西呢。
李达康(眼中带喜,语气微微上扬,把眼神转移到了沙瑞金身上):真的吗?沙书记?在哪儿呢?我们可以去看吗?
沙瑞金(手缓缓地放下,落到李达康的肩膀上):就在我面前啊,你照个镜子就能看到了。
李达康(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听出了沙瑞金话中的含义,脸有些红):沙书记,你在说什么啊......
沙瑞金(看着这比自己矮不到多少的市委书记如此可爱的样子,有些好笑):怎么,达康书记觉得自己不好看啊?
李达康:我怎么回答你啊,沙书记……我......
沙瑞金(握住那人瘦弱的肩膀,把他抵在落地窗上,在红唇上轻啄一下):别回答我,感受就知道了,其实啊达康,你在我身下呻吟喘息的样子更好看呢。
李达康(瞪着双眼):你...你别这样沙书记...床上...不好吗?
沙瑞金:不好,美景配美人才好,床哪里都有,何必浪费酒店的落地窗呢?
李达康(微喘):会、会被发现的...
沙瑞金(把李达康的睡衣撩到了胸口,听到那人惊呼声,手不安分地游走着):不会的,达康书记,这是镀膜玻璃,外面看不见的。
【落地窗离床也就一二米的距离,但最后李达康是被沙瑞金抱着上床的,一沾上枕头,李达康便闷头大睡起来,沙瑞金摸了摸他的头发,宠溺一笑,满眼都是爱的泡泡,帮李达康拉好被子,自己也缩了进去,想着,明天早上再清洗也没关系吧】

JUST WANNA SEX(啪啪啪系列🌞)

沙李!
沙李!
沙李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各种地方搞事情🌚🌝

然后你们有什么想看到play都告诉我,我一个人毕竟想不出来那么多哈哈哈
沙书记的腰很好使系列😏

(赠送一个耿直的微笑)

办公室play
沙瑞金(笑):达康书记我有事要告诉你。
李达康(抬头瞥了他一眼):嗯,沙书记你说。
沙瑞金:来沙发上说吧,面对面挺别扭的,况且又不是外人。
李达康(踌躇一会儿,放下笔):行,沙书记,听你的!
【过了一会儿】
李达康:卧槽沙瑞金你干什么?
沙瑞金(舔唇,翻身压住那人,扯开自己的领带):达康书记,你就是我要办的事。
【又过了一会儿】
李达康(浑身汗津津的,面部潮红):嗯啊...沙书记...再快一点儿……


泳池play
沙瑞金(招手):达康快下来!水不凉,温温热热的,很舒服。
李达康:嗯。
【从泳池边把脚探进水里,结果一个重心不稳就栽倒在了水里】
李达康(呛了水,惊慌失措地抬起了头):咳、咳咳!
沙瑞金(急忙搂住李达康,手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,那人咳得满脸通红,说话还带鼻音,软软地靠在他身上):达康,没事儿吧?怎么不小心一点儿?要上岸休息一下吗?
李达康(打了个喷嚏):啊啾!沙、沙书记...好的。
沙瑞金(怀里的软得不像话,感觉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发生变化):我抱你上去。
【抱着李达康,沙瑞金从梯子那儿上了岸,走到躺椅处,把人放了上去】
沙瑞金(凑近李达康的脸):好些了吗,达康?
李达康(顺了几口气):好、些了沙书记。等一会儿就可以再下水了,你先下去吧,我马上来。
沙瑞金(眼神一暗,手覆上了李达康光滑白净的大腿):既然没事了,那是不是应该解决我的问题啦?
李达康(疑惑):沙书记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哎别摸我腿啊……
沙瑞金(翻身压住李达康):啊是的,我不舒服,达康书记就帮我舒服舒服吧。


飞机厕所play
李达康(解裤子拉链):沙书记,你说你,等一会儿不就完了吗?你把队排着,我出来不就到你了吗?还非要跟着我进来。
沙瑞金(对着李达康的背):达康书记,咱都是大男人,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啊?
李达康:我没有,我只是觉得别扭。
沙瑞金(眼睛盯着李达康的臀部):哦...
【时间过去了一会儿】
李达康(提裤子):好的沙书记,我先出去,你用吧。
【李达康转身欲离开,沙瑞金却挡在了门口】
沙瑞金(坏笑):达康书记我想了想,不如我们来玩儿个游戏吧。
李达康(有些生气):沙书记玩什么游戏啊,这是飞机上,又是在厕所里,你...
沙瑞金(一把搂过李达康的腰,在他耳边吐息):飞机play啊,达康书记,没玩过吧,嗯?
李达康(挣扎):沙瑞金!卧槽你大爷!
沙瑞金(指腹蹭过那人的唇瓣):那就...来啊,达康书记,我奉陪到底。
【有乘客后来举报,飞机有一侧的厕所被人从里面锁住了,起码有一个小时,里面还有奇怪的声音,怀疑是有恐怖分子,全飞机的人提心吊胆了好久,空乘人员差点儿报警了。直到后来从里面走出两个男人,一个人面带微笑,另一个人低着头,微弯着腰,一步一步走着,脚仿佛打着颤儿】







其他场景,正在解锁中,敬请期待...🌞

这是一发刀(甜)子(文)

刺激刺激
非常刺激
虽然我想写be🙃🙃🙃


觥筹交错间,李达康仿佛看到了那个人,可他应该已经死了,沙瑞金死了,他的一切都化为了泡影,李达康喉咙像被人掐住了似的,喘不过气来,泪水滚烫着从眼角流落,沾到唇边,顺着他微张的嘴染进口腔,混合着酒精一并在吞咽中流进胃里。难受,为什么他会在此时看见那么真实的幻影?爱人棱角分明永远含笑的面容此时此刻变得令他痛苦,忘了吧,忘了沙瑞金吧,李达康视线已经模糊,他啜嗫着,啪地一声把酒杯放到了桌上。耳边的嘈杂他已听不清,他想要抽一支烟,尽管他戒了,不过那都是沙瑞金还活着时的事了,没了沙瑞金,他控制不了自己的烟瘾了。做给谁看?再压抑自己不就是作秀吗?他李达康从不作秀。埋下头去低低呜咽起来,当包间突然安静下来时,他都没有抬头。熟悉的脚步声,熟悉的味道,李达康眯了眯眼,呵,怕又是幻觉罢,他现在已经精神错乱了吗……“达康,别哭了,哭什么?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唇角勾笑,沙瑞金从椅子背后环住了李达康的肩,把头埋在人l肩窝里,“我回来了,我没有死。我没有被大海吞噬,是一位渔民救了我,我在他家里养伤,一直没和你们联系,对不起。”颤抖着身体,肩膀不由自主地抽动着。好一会儿,李达康才平静下来,“你不知道...当我收到你出事的消息以后,我...我...”还是说不出话,李达康对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十分陌生,他从来都只有失去,没经历过这种情感。安抚着拍拍爱人的后背,“别说话,达康,别说。我在呢,我说过陪你一辈子,省委书记从不说谎。”“不...不瑞金...我只是...太爱你了。”泪水再一次不受控制,潮水般涌出,沙瑞金轻吻李达康的头发:“我也爱你,达康。”

fin

P1老沙,P2沙李

沙瑞金喜欢运动,但他更喜欢抱着达康入睡。
李达康热爱工作,但他更喜欢靠在瑞金怀里休憩。
沙瑞金喜欢李达康,李达康喜欢沙瑞金。
他们不知道自己剩下的生命还有多少。
只希望,就这样,一直走到两人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就算牵着手凝视对方,在微笑中任泪水从眼角滑落滴落在地上,再同时停止心跳,也不愿意你早我一秒离开。
因为,我想我还活着的时候,你比我活得更好。








(什么鬼)

涂个刚爸和丰毅叔叔(水平有限)

不过我觉得可以当情头诶😂😂😂
睡觉睡觉起来做作业
另外谢谢你们的喜欢噗哈哈哈
也可以把他们当作沙李所以占一个tag啦